<noframes id="jn7hz"><strike id="jn7hz"></strike>

<address id="jn7hz"></address>

      <big id="jn7hz"><sub id="jn7hz"><font id="jn7hz"></font></sub></big>

      第二百八十九章 親軍永遠忠誠于陛下

      小說:司禮監 作者:傲骨鐵心 下載:司禮監ZIP下載 司禮監TXT全文下載
          二叔的事,不過是場插曲。

          該談的正事還是要談,但正主不在,和誰談?

          韓爌不知宋獻策是什么人,此人官不像官,民不像民,但看上去親軍那幫丘八都似唯他馬首是瞻,所以姑且便當這人是魏閹的心腹了。

          于是在確認了魏閹并不在南海子后,韓爌開始質問宋獻策等親軍無朝廷調令,擅自入關潛至京師意欲何為?

          “爾等是想造反,還是想以兵杖威脅朝廷!尊皇討奸?哼,你們尊得什么皇,討得什么奸!唯恐天下不亂!...依本伯看,你們名為親軍,實為叛軍!”

          興安伯徐治安雖是個世襲伯爺,但骨子里倒跟他祖上打蒙古人一樣,態度極其強硬。

          邊上的姚宗文聽徐治安這么說,就知道要壞事,果然,那些個頭上纏著“尊皇討奸”布帶的親軍將領們一聽興安伯說他們是叛軍,那立時是群情洶涌。

          “什么,叛軍?混蛋,這個人該死的家伙!”熊本大木緊握指揮刀的雙手因為過于憤怒已經顫抖起來。

          “奸人,他就是奸人!”

          “朝廷派這種人來,是根本沒有誠意的,諸君,看來我們還是過于軟弱了!”

          “這個人必須向我們道歉,朝廷也必須向我們道歉,我們懷著赤誠之心從關東千里而來,難道就是為了被人稱為叛軍的嗎!”

          “師團長閣下,用這個混蛋的鮮血來祭我們聯隊的軍旗吧!”

          “請閣下下令繼續擴大,我第九步兵聯隊一定要讓那些愚蠢的家伙們付出代價!”

          “我早說了,我們不應該停止進軍,不打進京師,朝廷是不會清醒的!”

          “.......”

          駐扎在南海子的是第五師團的主力,官兵們大小數十仗,此次又毅然決然獨走,成為皇軍入關急先鋒,上上下下忠心不二,個個愿為帝國獻出生命,并且此來京師也是滿腔抱負,然而卻被人扣上叛軍的帽子,官兵們豈能不怒!

          望著這幫群情洶湧的親軍將領,韓爌眉頭微皺看向姚宗文,希望這個與魏閹“有舊”的兵科給事中能夠制止親軍的喧嘩,免得激起事態導致談判破裂。

          可姚給事中卻將身子側了過去,氣得韓侍郎大罵浙黨果然上下都是奸黨。

          曹化淳和龐保二人頭皮發麻,這幫子親軍將領身上散發的騰騰殺氣令得這二位有些寒顫,畢竟他二人天生陽氣不足,并且也是第一次見這陣仗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這個混蛋怎么能說我們是叛軍!你難道不知道我們為帝國做出了怎樣的犧牲,又經歷了怎樣可怕的場景嗎!”

          第五師團長安國寺閣下也感到怒不可遏,他竟是憤怒的直接拔出指揮刀對準了興安伯,

          “我們征討倭寇的時候,你這個家伙在哪!我們和建奴血戰的時候,你這個家伙又在哪!

          我等七生報國,為帝國流了無數的血淚,卻沒有得到帝國最公正的對待,但我們沒有因此對帝國不忠,我們始終牢記我們是皇明最優秀的軍人!...

          可你這個混蛋卻說我們是叛軍,這是對皇軍,也是對第五師團,更是對本師團長最大的侮辱和挑釁,為了第五師團的榮譽,本師團長要和你決一生死!”

          “給他一把劍,哪怕這個混蛋該死,也要給朝廷一份體面!”

          安國寺雙手握刀,上前兩步,虎目怒視著沒明白過來的徐治安。

          “閣下,讓我替帝國斬殺這個奸賊吧!”

          熊本大隊長持刀跨過師團長,他怎么能讓師團長閣下與一個微不足道的奸賊決斗呢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們要干什么?你們知道我是什么人嗎?”

          徐治安很是吃驚,不是因為害怕,而是沒想到這些號稱親軍的將領竟然敢拔刀對他一個伯爺行兇。而且,對面的這兩個親軍將領怎么看起來像是倭人的。

          “宋先生,使不得!”

          姚宗文雖想看熱鬧,但也不想看到血濺當場,這要是一個伯爺叫親軍給砍死,這下面還怎么談得下去。避免流血,盡可能的和平解決,可是浙黨上下的共識。

          “師團長閣下,此人是代表朝廷來此,還請閣下能夠給朝廷一些體面!

          宋獻策一邊拉住暴跳的安國寺,一邊很是不滿的看著徐治安,“興安伯豈能以莫須有的罪名強扣于我親軍!”

          “你們都要砍殺本伯了,不是叛軍是什么!”徐治安也是氣急敗壞。

          宋獻策很是不快:“興安伯,宋某再說一句,我皇帝親軍忠于大明,忠于皇帝,絕非叛軍,希望伯爺說話注意!”

          “哼,漂亮話人人會說!

          徐治安卻是一幅我就認定你們是叛軍,你們要打就打,要殺就殺的樣子。這可把一邊的韓爌和武清侯李高他們嚇壞了。

          “看來興安伯對我親軍成見很深吶,”

          宋獻策搖了搖頭,京師過來的情報說這個徐治安是個一根筋,雖是個伯爵,但在勛臣之中影響力卻很大。

          “不如這樣,興安伯可否隨宋某至我親軍大營一觀?”

          宋獻策說完命人將座騎牽來,竟是真的要帶這們朝廷使者去大營了。

          “本伯敢來這南海子,就不怕掉腦袋!”

          徐治安負手微哼一聲,從隨從手中接過馬韁翻身一躍。

          韓爌、曹化淳等人見狀,知道不去親軍大營不行了。雖說眾人心中都慌,但也想看看那平了建奴的皇帝親軍究竟是何等樣的兵馬。

          第五師團駐地就在南海子東北長城腳下,離此地有小半個時辰距離。眾人騎馬而去,很快就看到遠處長城腳下有綿延營盤林立。不及近前,就聽營中演武之聲,卻是有數千官兵正在校場訓練。

          不時有銃聲傳出,繼而就見黑煙彌漫,想來是親軍正在訓練火器。

          “諸位,大營之中禁止騎馬,還請諸位下馬!”

          宋獻策第一個翻身下馬,眾人隨之,往前走了約幾十丈后便看到有幅碩大木牌。

          上邊赫然刷著“皇帝親軍永遠聽陛下指揮,永遠忠誠于陛下”的標語。

          此標語無聲似有聲,向京中來的這幫人傳達了一個再簡單不過的信號——親軍不是叛軍,而是永遠忠誠于大明皇帝的強軍。

          只是,若走近了細看,那標語當中有明顯的改動印記。

          改動之處便是那“陛下”二字。

          ......

          昨天夜里去的,上午勸說,下午剛到家。感謝各位對老父關心。

      网盛棋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