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frames id="jn7hz"><strike id="jn7hz"></strike>

<address id="jn7hz"></address>

      <big id="jn7hz"><sub id="jn7hz"><font id="jn7hz"></font></sub></big>

      第五百八十四章太初鴻蒙(第二更)

      小說:玉虛天尊 作者:無極書蟲 下載:玉虛天尊ZIP下載 玉虛天尊TXT全文下載
          青玄飛升,女媧離去,三皇殿內只!疤恕焙腿硒櫲馍。

          三皇殿宮門閉合。當再度開啟時,“任鴻”施施然走出。他身上纏繞鴻蒙之氣,腦后隱約出現一座鴻蒙道境。

          “竟然是他”

          廣場下的燭龍暗暗驚訝。

          不應該啊,任鴻是天皇大道,怎么可能攜帶這么濃郁的鴻蒙之氣

          青年站在門口望了一會兒,再度閉合三皇殿。

          “老爺子,謝了!”青年對燭龍擺擺手,然后把風天越一眾人送還顓臾墓。而他自己,則通過女媧廟的墳坑回歸。

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    紀清媛和巫女站在坑邊。

          “師妹,我回來啦!

          熟悉的聲音讓紀清媛嬌軀一顫,連忙扭頭。

          青年正笑吟吟站在她身后。

          “師兄!”紀清媛又驚又喜:“你……你沒事了”

          “嗯,我都好了!鼻嗄暌话驯ё〖o清媛,跟她分享自己的快樂:“這次去泰皇墓,不僅證道君業位,更解決老爹的問題。今后,我可以安心處理勾陳神庭的事!

          “師妹,多年操勞,辛苦了。

          他抱住自己,讓紀清媛愣了一下,但到底沒有推開青年。

          過了一會兒,青年主動松開。紀清媛紅著臉,見宿鈞還未醒來,忍不住詢問究竟。

          一邊問,她一邊握住青年的手,默默檢查他的狀況。

          青年似有所覺,臉帶笑容,任由紀清媛檢查自己的身體。

          “他也回來了,只是元神損耗過劇,要睡一會兒!鼻嗄晏娇永,蹲下來戳戳宿鈞臉蛋,笑瞇瞇將他扛起:“走,咱們先回家。稍后,還要去昆侖向諸位師兄師姐道謝!

          “不,我先去給女媧娘娘還愿!

          紀清媛謝過巫女,又去廟中向女媧娘娘道謝,然后和青年手拉手返還五蓮仙府。

          此時,燈火漸漸熄滅。

          巫女在眾人走后,默默回到女媧廟。

          破損的神像閃耀五色霞光,傳來一道神諭,巫女似有所悟,再度關閉神廟,繼續隱居修行。

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    風天越一行人送還顓臾墓,昊英氏已消失不見。

          眾人合計后,一同返還五蓮仙府。

          風天越似乎有些猶豫,云嘉道:”這次多虧你相助,不如去五蓮仙府,好讓我們表示感謝!

          他本也想和太羲轉世真正見一面,于是和焦離一起跟過去。

          眾親友歸來,就見青年在仙府門口,招呼眾花仙擺下宴席。

          “任鴻!”看到青年,齊瑤馬上走上去:“你終于回來了!

          “嗯,我回來了!鼻嗄甓ㄑ矍浦R瑤:“這次多謝你們了!

          他眼中神情流露,看得齊瑤紅到脖頸,默默挪開視線。

          “如月,回頭咱們把幽月算上,一起回去開啟如意閣!

          風如月等到這話,整個人呆住了。她下意識去看菡萏仙子,可菡萏仙子似有疑惑,上下打量青年。

          青年不以為意,招呼包括風天越在內的眾人坐下來設宴款待。

          一個時辰后,任魁、白壽、李昀一起趕來,請青年前往昆侖山,商議昆侖大事。

          任魁:“父親。師尊飛升前留下遺命,讓您執掌昆侖道統。此外,各路道君前往昆侖,要提前開啟紫極盛會。所以,諸位師長讓我請您過去!

          “理應如此!

          青年正要動身,菡萏忽然道:“既然紫極大會要開始,那我們一起去吧。府主,這次五蓮仙府也要多幾個道相權柄才是!

          青年眼中閃過冷光,但隨后又是那副笑瞇瞇的姿態,應下:“好啊,大家一起去。我接掌昆侖的大典,當然要親友們都在場!

          菡萏心中凜然,默默握緊手絹。

          接下來,青年帶著眾人一起前往昆侖。唯獨風天越有所顧慮,沒有前往昆侖,而是帶焦離暫時離開。

          路上,風天越忽然道:“走,咱們回去,我去看看宿鈞的情況!

          他倆再度折返,回到五蓮仙府去探望宿鈞。

          宿鈞躺在任鴻的床上昏迷不醒,風天越仔細檢查后露出凝重之色。

          “果然,他元神并不在體內!

          “可五蓮山人說,他不是元神消耗劇烈,處于昏迷狀態”

          風天越搖頭。

          他心中有個憂慮,剛才所見的青年真是任鴻嗎萬一是宿鈞執掌任鴻身體,度過雙子劫數呢

          畢竟天皇那么險惡,說不得宿鈞進去時,任鴻元神已經不在。所以,宿鈞只能接管任鴻身體,替他“活下來”。

          作為三代的小迷弟。他從來沒有想過,宿鈞和任鴻會自相殘殺,如果出現不對勁,那么只可能是天皇的鍋。

          “小子,有空的話去天淵走一趟!

          忽然,風天越耳畔傳來一道聲音。他眉頭挑動,往寒潭看去。

          魔祖呵呵傳音:“眼下的局面,你去天淵走一遭,或許能找到轉機!

          “天淵”風天越自然清楚魔祖來歷,但他更好奇青年如今的狀況,于是帶焦離趕去西荒。

          路上,他們經過昆侖?吹嚼鱿晒鉅N燦,各路道君大圣齊聚一堂。

          風天越停在半空,皺眉看著玉虛宮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也想去紫極盛會看看”

          “不,我的靈覺告訴我,有點不對勁。而且,那位蓮花仙子應該也有所發覺!

          風天越心一橫,拉著焦離快速前往西荒。

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    昆侖山上諸仙齊聚,青年溜溜達達走到七星坪。

          當年的七件祖師遺寶一一解封,此地只留下一座星輝彌漫的草坪。

          “府主怎么在來這里”菡萏仙子走來:“剛才妙玉仙姑有請,讓你去玉虛宮商討昆侖事宜。你為何不去”

          青年背著菡萏仙子,低頭觀察草地。

          “雖然玉虛宮的禁法壓制不了我,但我也不想往那里去,多麻煩我只是好奇,你是怎么察覺的”

          果然!

          菡萏心中一涼,云袖中的仙劍緩緩探出,苦澀道:“因為你有感情!

          “是哦,差點忘了。任鴻那家伙沒有情根,不可能如我這般‘深情’!鼻嗄贽D過身來,他看到菡萏,也看到更后面的金靈圣母、龜靈圣母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怎么找了她們我還以為,你會找昆侖道君!

          菡萏仙子快速出劍,身后碧游宮幾位圣母娘娘聯手祭起誅仙劍陣。

          嘭

          青年出現在菡萏身邊,隨手一揮,菡萏腦袋爆炸,血漿散了一地。

          噗通……

          無頭尸體倒在地上,生息全無。

          青年慢悠悠擦拭手上的血跡:“既然你這么聰明,我為什么殺你,你應該明白吧”

          當年正是菡萏仙子設法喚醒顓臾自我意識,將太初逼退。

          在太初眼中,菡萏是最有可能克制自己的人。所以,要先清場。

          至于其他人……

          金靈圣母等聯手催動誅仙劍陣將青年籠罩。

          青年慢悠悠在劍陣中晃悠,走到龜靈圣母跟前:“不好意思,誅仙劍陣我也會!彼X后鴻蒙道境展開,鴻蒙浪潮瞬間吞沒龜靈圣母,拆掉誅仙劍陣。

          菡萏在進入昆侖那一刻,就跟道君們取得聯絡。雖然道君們對菡萏的推測報以懷疑,但金靈圣母還是愿意來查看一番。

          萬一天皇有什么后手,那么直接斬草除根。

          可她哪知,青年竟然這般強橫,一出手便拆了誅仙劍陣。

          “大羅道境不可能!你怎么可能持有大羅道行”

          在如今的女媧界中,竟然有土著證道大羅。在自己等人還沒完全恢復之前,已然持有大羅神通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叫太初,司掌鴻蒙大道之人!鼻嗄晏鹗,一縷縷鴻蒙之氣蠶食七星坪,將此地轉化為鴻蒙道境。

          然后

          鴻蒙巨浪席卷整個昆侖墟。

          一炷香過后,昆侖山淪陷。

      网盛棋牌